网易首页 > 网易江苏 > 正文

父母为子女购房出资款性质认定的举证责任

2019-10-12 15:03:44 来源: 江苏法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父母为子女购房出资款性质认定的举证责任)

张某与王某于2011年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两子。2012年张某与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某学区房一套,并办理了产权登记,产权证书上张某系房屋所有权人,王某为共有人。上述房屋系张某的母亲李某全额出资购买,该房屋交付后一直由张某、王某居住使用,装修费用亦由李某支付。后张某和王某因生活琐事产生矛盾,王某于2017年、2018年先后两次起诉要求与张某离婚。在双方离婚诉讼期间,张某向其母亲李某补打了80万元的借条,李某并持上述借条提起民间借贷之诉,李某和张某均主张涉案购房款系李某向张某夫妻二人的出借款,因双方系母子关系故借款时未出具借条。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李某与张某和王某之间就涉案购房款系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还是赠与,举证责任应当由谁承担。

第一意见认为,在当前高房价背景下,部分子女经济条件有限,父母在其购房时给予资助属于常态,但不能将此视为理所当然。子女成年后,父母已尽到抚养义务,并无继续供养的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的规定,系基于父母有赠与意思表示的前提下、赠与对象不明确时的认定依据,并不适用于本案的情况。故子女买房时父母出资,除明确表示赠与的以外,应视为以帮助为目的的临时性资金出借,子女负有偿还义务,子女或子女的配偶主张是赠与的,应由其承担举证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根据《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在没有证据证明父母的出资系基于其他法律关系的情况下,则应当认定系赠与,故主张购房出资款系借款的举证责任应当由父母一方承担,如举证不能则应认定为系对子女的赠与。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首先,《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上述条款规定的内容明确,且不存在歧义,无论是从文义解释还是体系解释的角度来看,上述规定均表明,父母在子女婚后为其买房出资,如果父母不能举证证明其出资款系基于其他法律关系,则应推定为该出资系对子女夫妻双方的赠与。在法律或相关司法解释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不宜随意对该规定作限制性理解。

其次,基于中国的国情和亲子关系状况,父母出资为子女购置房屋并赠与其居住,属常见情形。司法实践中,往往是在子女夫妻双方产生重大矛盾甚至已经在离婚诉讼中,夫妻一方或其父母才开始主张相关购房款系父母的出借款,并补打借条。如果没有子女夫妻之间的离婚纠纷,父母对于与子女之间的赠与关系通常是不持异议的。故在父母出资当时,其真实意思往往是赠与,并不存在借贷之合意,仅是在子女离婚之时不能接受大额款项被“外人”分走故而主张借款。在此情况下,父母或夫妻一方主张是借款,理应承担举证责任,否则,即有在双方离婚之时恶意串通,编造本不存在的借贷法律关系,损害配偶一方合法权益的嫌疑。

第三,父母作为出资者,完全可以在出资之初采取相关措施防范财产损失风险。考虑到购房款数额较大,而子女的婚姻状况不具有可控性,父母在出资之初完全可以“先小人后君子”,要求子女夫妻双方或一方出具借条,并留存转账记录,或者明确表示房款系子女个人的赠与。如此,即使将来子女婚姻发生变故或因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产生纠纷,父母亦具有主张权利与否的主动权和掌控权。反之,如果出于对子女及其配偶的疼爱或碍于情面,怠于在出资时明确相关的法律关系,甘愿承担相关风险,使得其出资处于法律关系不明确的状态,并放任房屋产权登记于子女夫妻双方名下,则只能按照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作出该出资系赠与子女夫妻双方的法律关系推定。

华东 本文来源:江苏法制报 责任编辑:华东_SZ0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带你见识最强记忆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